Life: 要Gym 才能變美酒

一位男同志朋友說,不知道什麼時候人們都變成了肌肉控, 迷戀小鮮肉。聚會中,一班男性朋友總會討論會到哪健身, 怎去增強肌肉,怎去吸引異性甚至同性。 對於我這個天生跟「肥」 一字拉不上任何關係的瘦子簡直是令我頭痛的話題。身邊朋友、同事時時提醒我多吃飯長多點肉,我會冷...



一位男同志朋友說,不知道什麼時候人們都變成了肌肉控,迷戀小鮮肉。聚會中,一班男性朋友總會討論會到哪健身,怎去增強肌肉,怎去吸引異性甚至同性。

對於我這個天生跟「肥」一字拉不上任何關係的瘦子簡直是令我頭痛的話題。身邊朋友、同事時時提醒我多吃飯長多點肉,我會冷笑一下回應: 其實我吃很多,只是長不了肉。之後一些健身狂就會推出一堆健身方法,如果增長肌肉的方法給我,彷彿健康跟健身畫上了等號。

 無可奈何,作為男同志(hehe)有些少肌肉是比較吃香,男人嘛,就是性先行。打開instagram 滿是一堆一堆「賣肉男」,並不是刻意去侵犯,只是我受夠了一些總喜歡在健身房每日花心機、時間去自拍。整個社會氣氛就是彌漫著一鼓「健身就是真男人」態度,對於我這些日夜沉迷於電影、音樂就會變成「很gay」、「很0 (同志間作女方用語)」。又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,大多人認同就代表你同樣需要認同的觀念。或者你會把我分類為憤青,但作為一個受教育過,擁有獨立思考的新世代香港人,持有個人意見或態度不就是應該嗎?只不過我的觀點比較脫離主流吧?回歸正題,以上一堆純粹為個人看法,並非有意去打倒健身文法。

 慢慢我感覺到自己越是偏離主流越是被排擠,無形間這一種潮流似是滿足了大多人對肉體感官幻想,以前我們總會對Calvin Klein, Dolce&Gabanna 廣告中的模特有無盡的幻想跟傾慕,時至今天,隨街都是活在廣告裡走出來的模特,幻想變為一種觸摸到的肉體,該說是文化的大進步還是幻想已經不再需要存在?

 對,我從不是實幹型,只是一個宗於原始的人。

xxx p.

You Might Also Like

0 comment(s)

Flickr Images

THE SCIENTIST